苏东坡:人生如戏,何妨诗酒趁年华 。

【摘要】一个真正自由的人何必在乎形式,大隐隐于市,在俗世里有颗能出世也能入世的心才是聪明幸福的。人生如梦,一樽还酹江月。苏东坡的千古感慨,如潮水一般拍打着中国人的精神彼岸。每当我们彷徨、失意、压抑、落寞,重温东坡的生平,吟咏东坡的诗句,...

一个真正自由的人何必在乎形式,大隐隐于市,在俗世里有颗能出世也能入世的心才是聪明幸福的。



人生如梦,一樽还酹江月。苏东坡的千古感慨,如潮水一般拍打着中国人的精神彼岸。每当我们彷徨、失意、压抑、落寞,重温东坡的生平,吟咏东坡的诗句,总能扫开精神的雾霾。



01

豁达第一重境界:诗酒以入世。


苏轼的豁达,来自于他的自信。


苏轼二十出头京城赴考,初试啼音就一炮而红,被欧阳修等前辈激赞。欧阳修曾问他某个典故的来历,他哈哈一笑道:“想当然耳(编出来的而已)。”


就凭着“想当然”的豪气,苏轼开创了一代豪放词锋。“会挽雕弓如满月,西北望,射天狼”,就是宋词史上第一首豪放词。他还得意地说:“哎呀最近没事写写小词,一不小心写得比柳永还好,呵呵!”


苏轼工作时努力称职,平日里嬉笑怒骂,耽于玩乐,最喜欢创作小调调调侃众生。在杭州,他淘气地把妓女带入禁女人的禅堂,气煞了老朋友大通禅师。他赔礼笑道:如果老禅师能将敲木鱼的木槌借给妓女一用,他立马写一首诗谢罪。结果他就写了一首小调给妓女唱:


师唱谁家曲,宗风嗣阿谁。借君拍板与门槌,我也逢场做戏莫相疑。


人生如戏,何妨诗酒趁年华,活他个东坡式的潇洒。



02

豁达第二重境界:随顺以处世。


苏轼诗词双绝,然而也因诗词而获罪。乌台诗案,就是针对他的一场文字狱。


得知自己以诗获罪,他首先也是害怕的。被押解回京的途中,经过扬州和太湖时他曾两度跳水自杀。虽然苏轼怕,但并没有郁闷。该过的狱中生活还是照过。


有一晚,一个年轻人拿着包袱走进苏轼的大牢,一言不发就坐下了。苏轼心里奇怪,但也懒得问,倒头就睡了。天亮以后,年轻人推醒还在打鼾的苏轼,笑着对他说“恭喜苏学士”,转身就走了。


原来那个人是皇帝派来的小太监,专门查看苏轼的精神状况。小太监报道说苏学士整夜酣眠,看得出心中没鬼。而这件事,也促成了皇帝对苏轼的释怀和赦免。


面对挫折,苏轼真的没辙,唯有安时处顺而已。


所以后来苏轼写道:“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”在凄风苦雨中彷徨,我们懂得忍受艰难。然而苏轼比我们更高一着:风雨是短暂的,晴天何尝旷日持久?苦难是短暂的,欢娱何尝不是短暂?


人生终归平淡,谁怕,一蓑烟雨任平生。



03

豁达第三重境界:安乐以出世。


苏轼游览赤壁以后,突然领悟到:“天地之间,物各有主,苟非吾之所有,虽一毫而莫取”。将自己置于天地而观,横江的白露、接天的水光,全都是为你准备的秀色。


人生如梦,一樽还酹江月。


辉煌与困境都如梦幻泡影,生活还在继续,“见山还是山,见水还是水”。


后来被贬惠州、儋州,他已然不以为苦。在海南儋州,第一次吃到天然鲜美的蚝,他跟儿子苏过说:你千万不要对外人说海南的蚝怎么好吃,不然京城里的官员听到了,个个都巴不得被贬海南,分走我的美味呢。


就连他在当地遇到的一位老婆婆都对他说:苏先生,你当年荣华富贵,现在就像一场春梦。苏东坡觉得她说得很对,还为老婆婆起了个名字叫“春梦婆”。


人生有梦甚好。有梦,才有精神。

 

 admin
 简介: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说...

发表评论

游客
送你一朵小花花~

帅人已评(0)